【李会计 电/微 137-2869-7627】(微信同号)

     我司长期大量对外开普通增值税,17%专用抵扣,诚信合作,绝对保真,郑重承诺所提供咨询及服务绝对真实可靠,欢迎广大客户前来合作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        

北京代开票_北京开增值税_北京代开增值税_北京代开专用增值税票

2017-10-23 19:31:56 中国新闻网
摘要北京代开票_北京开增值税_北京代开增值税_北京代开专用增值税票【李会计 电/微 137ˉ2869ˉ7627】我公司把票开好了你可以先用,查证后没有问题在给我汇款。欢迎致电.


  

陈颖妍骑着自行车腾空跃起。
陈颖妍

 

  分为城市速降和山地速降,城市速降是骑着自行车在各种城市场地,如楼梯、屋顶等俯冲,而山地速降是从山上骑自行车向下俯冲。

  秋日的阳光穿透密林,照射在萝岗香雪萝峰山的赛道上。在半山腰的赛道起点,自行车上的陈颖妍双脚一蹬,往山下飞驰,岩石、枯枝、滑沙都无法阻挡她,车轮与泥地摩擦出“沙沙”响声。她灵巧地蹬车蛇行,在林间穿梭,速度越来越快,面对一米多高的跳台,陈颖妍紧握把手,半弓着身子微微直起,人与自行车腾空跃起,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。还没来得及眨眼,人和车子已经稳稳地落地,紧接着一个漂亮的甩尾过弯,顿时飞沙走石,动作一气呵成,赢得一片喝彩。

  初见陈颖妍,稚气的脸蛋让人很难将她与凌厉霸气的速降车手联系在一起。事实上,陈颖妍是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的一名高职二年级学生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从小就很爱骑自行车。刚上初中时,父亲给她买了第一辆自行车。两年前,一次偶然的机会,越野车友小叶带着陈颖妍第一次到火炉山看山地自行车速降训练。“车手们戴着全盔(护住整个头部的头盔),实在是太帅了!我好喜欢!”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颖妍不禁声调上扬。

  在很多人看来,玩速降十分危险,对女孩而言更是如此。陈颖妍说,虽然年纪小又是女孩,但车友们并没有“轻视她”,反倒一直鼓励她。就这样,陈颖妍开始了自己的自行车速降之路。

  一开始,陈颖妍没敢把自己在山上玩速降的事告诉父母,而是每周偷偷骑着自行车到离家20公里的火炉山跟车友一起练习。“那时候,自己没钱买全盔,也没有护具。”有一次,她在训练中过一个急弯,没来得及刹车,应声冲了出去。“头先着地,震得喘不过气来”,过了快1分钟,她才慢慢缓了过来,发现手脚都有皮外伤,取下头盔一看,头盔后脑勺的位置已经断裂。

  回到家,爸爸看到女儿这般模样,立刻追问,陈颖妍这才和盘托出。“爸爸知道我受伤了,不仅没骂我,反而很支持我,还提出要跟我一起上山,看看我玩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于是,陈颖妍找了个周末,带着爸爸到火炉山看她训练,这可把爸爸吓得不轻。“我只知道她骑自行车,没想到玩得这么危险。”颖妍爸爸说。不过,看着女儿充满期待的眼神,爸爸的心也软了下来,“下次小心点,我给你买护具吧。”在这之后的每一场比赛和训练,颖妍爸爸都是她最忠实的观众与守护者。

  “下山一分钟,上山一小时。”陈颖妍说,在很多人眼中,自行车速降只有往下冲的“刺激”,但作为一名车手,背后付出的艰辛却鲜为人知。

  每次上山,陈颖妍要花约1小时,把约30斤重的速降自行车推到山上的起点。有时看女儿累得满头大汗,爸爸主动提出帮忙。“但她只让我帮一下子,很快就把单车‘抢’回去了。”爸爸看着女儿,陈颖妍却忙着解释:“每个人都是自己推车,我怎么好意思总是让爸爸帮我。”

  等到了山上,戴好头盔和护具,陈颖妍和车友们依次往山底冲去,几分钟时间便到达山底,他们却一趟趟乐此不疲。“那么辛苦就为了享受这一分钟,下来的瞬间真的很畅快,我觉得值!”

  对她而言,伤痛也是家常便饭。“玩速降不受伤是不可能的。”陈颖妍说,去年在浙江长兴的一场比赛受伤让她至今记忆犹新。比赛中,眼看还有几十米就是终点,陈颖妍只剩最后一个4米高的跳台。“当时感觉不太好,体力已经不支,手脚都很疼,感觉控制不住了。”

  越过跳台时没有控制好,陈颖妍连人带车重重摔倒在地。“感觉喘不过气来,也喊不出来,但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,就是我在比赛。”陈颖妍说。当时赛道旁的工作人员赶忙喊她不要动,她却没有理会,爬起来扶起车就往前跑,最终跑着冲到了终点。

  “我都那么努力训练了,怎么还是摔跤。”这个平时乐呵呵的小姑娘第一次嚎啕大哭起来,不是因为疼痛,却是因为委屈,赶到终点的父母看着女儿默默安慰。

  在陈颖妍的房间里,大大小小的奖牌、奖状摆满了整个房间。但她坦言,广州几乎没有女孩玩速降,她经常要和男孩子一起比赛。“我想带个好头,让更多女孩能加入到速降的团队中。”

  记者:你还是一名中学生,玩速降会影响学习吗?

  陈颖妍:我小时候长得矮小,成绩又不好,老师和妈妈也经常批评我,那时我觉得自己特别惨。直到我接触了这项运动,发现自己也有一样厉害的技能,慢慢变得自信起来。同学看我玩自行车,都跟我说“看着都发抖,你怎么敢玩”,我觉得很开心,小时候从没有人这么称赞过我。

  记者:爸妈一直陪伴支持你,想对他们说什么吗?

  陈颖妍:我特别感谢父母对我的包容和支持,玩这项运动开销挺大,一辆车要好几万元,还要自费去比赛。如果父母不支持很难坚持下去,所以我要更加努力训练,取得好成绩就是给他们最大的回报。

  记者:有人称你为“广州女子速降第一人”,你觉得呢?

  陈颖妍:我觉得自己还驾驭不了这个头衔,只是因为很少女孩子玩这项运动,所以很多人都认识我,我希望以后我能成为真正的“第一名”。

 

  记者:女儿玩这么危险的运动,你会担心吗?

  颖妍爸爸:第一次看她训练比赛,我都不敢相信,这么高的跳台女儿怎么敢骑着自行车冲下来。一开始听说没什么女孩玩,都是跟比她大很多的男孩子一起,后来我陪她上山训练,发现这些大男孩都很好,还会帮她推车。两年多来,我也确实看到了女儿的坚持,我能做的就是陪着她、支持她。

  记者:在很多人看来,正是你的宽容与理解,让女儿能够快乐做自己,你怎么看?

  颖妍爸爸:颖妍小时候因为成绩不好,会有些自卑,但在我看来,孩子是要靠指引和教育的,我跟太太“约法三章”,不准打骂女儿。女儿玩这项运动虽然危险,但很能锻炼她,她的意志力也变得更加坚强。

  (文/广报记者申卉 图/广报记者李波)

责任编辑:张玉

网站地图


相关新闻